葵花藥業:老掌門涉案二代接班 監管關注信披是否及時—益盟操盤手

<dl id="1xrnl"></dl>
<cite id="1xrnl"></cite>

    <cite id="1xrnl"></cite>
    <cite id="1xrnl"></cite>

          益盟操盤手 > 要聞 > 正文

          葵花藥業:老掌門涉案二代接班 監管關注信披是否及時

          來源:抓取    2019/05/05 09:39:00

              2019年年初,葵花藥業原董事長突然宣布辭職,稱主要出于年齡考慮,而當其涉嫌故意殺人被批捕的消息傳出,已經到了4月。這難免令外界質疑,葵花藥業公司信息披露的及時性。

              《投資者網》向勁靜

              “子承父業”,在企業經營層面來看是一件正常的事情。然而,正是這么一件看似正常的事情,發生在葵花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葵花藥業”,002737.SZ)身上卻暗藏著令人意想不到的“秘密”。

              在2019年第一個工作日,葵花藥業董事長關彥斌辭去除公司戰略顧問委員會主任之外的全部職務,暫由其女關一代為履行公司董事長的職責。眾人都以為這只是關彥斌的退休而已,并有人解讀為“關氏家族傳承交替、二代逐步接棒的一個信號”。何曾想,在三個月之后的一則消息,令葵花藥業陷入“風暴”中。

              4月初,有消息曝出葵花藥業原董事長、實際控制人關彥斌涉嫌故意殺人被人民檢察院批捕,目前該案仍在偵辦中。這消息的曝出,便讓年初的那則看似正常不過的公告變得“意味深長”。隨即,葵花藥業便收到深交所的關注函。

              葵花藥業這種情況是否屬于重要信息未披露或披露不及時?這一事件給葵花藥業帶來怎樣的影響?公司由關彥斌的兩個女兒臨危受命,又將如何扭轉乾坤?就相關問題,《投資者網》聯系采訪葵花藥業,截至發稿公司層面并未給予回復。

              閃電退休“意味深長”

              今年的第一個工作日,葵花藥業發布公告表示,原董事長關彥斌辭職主要出于年齡考慮,并從公司長遠發展角度出發,為給年輕人更多機會,優化經營管理團隊。相關公告出來之后,公司的股價在1月2日便迎來2019“開門綠”,第二天葵花藥業盤中最低價為12.26元,這也是近段時間來葵花藥業的最低價。

              隨即不久,葵花藥業便公布2018年的業績快報,公司的股價有所反彈。同時,也成功地轉移了市場對葵花藥業人事變動的注意力,隨后股價出現了一定反彈。

              到了4月上旬,一則“葵花藥業原董事長涉故意殺人”的消息一出,便導致公司股價“閃崩”,4月10日葵花藥業股價瞬間跳水,一度觸及跌停。

              據了解,葵花藥業原董事長關彥斌涉嫌故意殺人被大慶市讓胡路區人民檢察院批捕,公安機關提請逮捕時間為1月29日,目前該案仍在偵辦中。如此一來,再度回看關彥斌的突然退休,就顯得有些“意味深長”。

              從關彥斌的履歷中獲知,如今的他已65歲。1998年,關彥斌率領48名股東,湊足1100萬元,整體收購了停產9個月、資不抵債的原國有黑龍江五常制藥廠,并將其更名為葵花藥業。經過20多年的發展,葵花藥業已躋身“中國醫藥商業百強”、“中國醫藥行業成長50強”、黑龍江省醫藥龍頭企業。

              據了解,此次關彥斌之所以被捕,是因為與其前妻張曉蘭發生糾紛,兩人發生肢體沖突。扭打中,關彥斌失手將前妻毆打成植物人,后被警方控制。

              消息被爆出后不久,葵花藥業便收到深交所的關注函。其中,問及葵花藥業是否存在應披露未披露或披露不及時的情形,是否違反本所《股票上市規則》、《中小企業板上市公司規范運作指引》的相關規定。對此,公司回復稱已在2018年年報的“第五節、重要事項”中“十三、處罰及整改情況”中披露這一事項,經自查不存在應披露未披露或披露不及時的情形。

              目前,該案件尚在調查處理中。

              “大紅包” 也擋不住市值蒸發

              3月21日,葵花藥業公布2018年年報,也將公司股價推到高位18.05元(當日收盤價)。從1月3日到3月21日期間,葵花藥業股價的漲幅高達29%。

              葵花藥業2018年的“成績單”的確不錯,其營業收入為45億元,同比增長16%;凈利潤為6億元,同比增長33%。無論是營業收入還是凈利潤都達到上市以來的最高紀錄,于是年 報發布后幾天葵花藥業的股價也處于平穩上漲中。

              在葵花藥業發布2018年年報的同時,公司還向股東派發了“大紅包”,擬每10股派發現金紅利10元(含稅),合計派發現金紅利總額5.84億元。如果算上這一次,葵花藥業自2014年上市后現金分紅將達5次,累計現金分紅總額11億元。

              但業績高增長、股價不斷上漲和派發大紅包,都未能消除葵花藥業原董事長關彥斌被捕這一消息所帶來的影響。從股價層面來看,4月10日至4月26日期間,其股價跌幅為10%,市值蒸發11億元。其中在消息被曝出的當日,葵花藥業股價下跌5%,全天成交11.8億元,市值蒸發6億元。

              如今的葵花藥業董事長是關彥斌的女兒關玉秀,在葵花藥業9名董事中,關氏繼續占有3席。其中,關玉秀不直接持有葵花藥業股份,現任公司控股股東葵花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與公司實際控制人關彥斌為父女關系,與關一為姐妹關系,與公司董事關彥玲為叔侄關系。

              關玉秀和關一分別是關彥斌與前妻所生的女兒,彼時她們的上位被解讀為“關二代”接班,如今看來似乎更像是無奈之舉。

              在2018年4月葵花藥業改制二十周年慶典上,關彥斌曾放出豪言“再給我20年,我還你們一個千億葵花”。而截至4月26日收盤,葵花藥業市值為95億元,離千億市值夢還有905億元。不過,關彥斌兩個臨危受命的女兒,將如何帶領公司平穩渡過眼下的震蕩,這應該是當下更令投資者關注的事。

          分享到:

          財經
          今日要聞宏觀政策經濟時評國際財經上市公司熱門行業行業政策
          股票
          熱門板塊大盤分析每日金股今日新股個股異動股票名家板塊新聞行業研究新股研究
          資本市場
          港股股指三板期貨債券基金創業板中小板
          數據
          股票行業大盤動態基金凈值個股交易交易數據
          公告
          停復牌預約披露特別提示市場公告綜合提示交易所公告
          返回頂部

          PC版

          版權所有:上海益盟軟件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滬ICP備06000340

          头彩彩票